KIKOU所住的那栋楼

我不敢下苦功琢磨自己,怕终于知道自己并非珠玉;然而心中又存着一丝希冀,便又不肯甘心与瓦砾为伍。

——中島敦

看《无双》的讨论,再一次把我气乐了,怎么那么多人宁可毁掉人物,也要想出各种乱七八糟的阴谋论呢。

我记着金庸就说过,他写的东西如果不明确说明白了,就会有人不满。金庸写的够明白了吧,结果还是能看到所谓郭芙跟杨过了的阴谋论,也把我气乐了。

为什么又好气又好笑。

因为创作者写的核心就是人,衡量技巧的高超与否,就是看能不能用最少的篇幅,写出最复杂的人性。

记着听一个老师讲座,就说是人性像个帽子,大师只需要一根钉子就能挂住这个帽子,庸才得做一个衣架,甚至一个衣柜,但是衣架再华丽好看,在一根钉子就能挂住帽子的技巧面前一文不值。

所以那些人让我生气,就是对于作品核心的,对人物的塑造根本就感觉不到,甚至在撕毁人设的前提下乱开脑洞,搞什么阴谋论,偏偏不少人还作出我最懂创作者的样子,这就是创作者和欣赏者沟通失败,这就是欣赏者买椟还珠还洋洋得意。

甚至我还有点恐惧,毕竟不理解人性还一脑袋阴谋论的家伙,你没法不害怕。